你看 我还是在你身边

<凯源> 超忆症患者

我真的很久很久没写东西了 


就是现实文 梗很多都是他们自己的


我觉得已经够甜叻 中秋快乐w




  “大家好,我是TFBOYS里……”


  “最小最萌的王源。”


   这是我的队长,越来越不冷静的王俊凯,在去年湖南卫视中秋晚会的彩排上新给我下的定义。虽然这是一句很短的话,我也一字不差地记了下来,而事实是,王俊凯说过的每句话我都能一字不差的记下来,甚至是他每一条微博唱过的每一首歌的歌词,我都能记得。


   因为凯源盛世,王源喜欢王俊凯,所以你觉得这很正常?


   不不不,你猜错了。而我也并不是有特别棒的记忆力,这是一种病,超忆症。说白了就是,所有我看到过的东西,我都忘不了,比电脑数据库的功能强大多了。


   我刚刚是不是还说了,王源喜欢王俊凯这七个字?


   


   


   我不知道所有的故事是不是要从头说起,但是我的故事并不以出生为起点,不是说小孩子一般都不记事吗?爸妈不知道我这个病的原因也是因为小时候我跟其他孩子都一样,三岁以前的事我忘的特别彻底,十岁以前的事我记的少忘的多,直到十一岁我开始过目不忘,也就刚好是,碰到王俊凯的那一年。


 


  那之后我总在庆幸我的超忆症发作的年纪,才短短三年我就积攒了这么多的记忆,以后还要记更多,再加上前面十年的话……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觉得现在我的记忆简单而明亮,关于王俊凯的一切。


 


  11年的王俊凯,粉丝不多却也有一些了,明明就是一颗小土豆,会弹吉他会唱歌的小土豆,不太潮也不太幽默,唱歌偶尔跑调更甚一点就是破音。


  但第一天进入家族的时候,看到一群孩子坐在练习室里休息,我一眼就看到了那两颗萌萌的小虎牙。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犯蠢吸引?


 


  不得不承认那个时候的我很内向,其实就是那种不熟装羞涩一熟就暴露本性的类型。王俊凯他们看在我是新来的而且年龄最小的份上,多多少少都照顾我了一些。那首最远的地方,怂恿中参杂着鼓励,但我还是紧张,唱的时候时不时的往王俊凯的方向看一眼,紧张感似乎就神奇地减少了一点,以至于后来我养成了总往他在的方向看的习惯。


 


  虽然我都记得这么多的事情,但要整理好把它们说成一个美好而青春的故事却也不简单。或许这就是我现在语无伦次的原因。打字的时候王俊凯那双桃花眼那对萌虎牙总跳出来,笑出框毫无形象的样子也让手机显示屏上映出的我情不自禁地跟他一起笑着。


  王俊凯总说我笑起来傻兮兮的。


  


  我和他一首夏秋从小唱到大,那一次采访节目的时候唱起来他和我一样没有错一句词,我忍不住在采访后又重温一遍一直存在手机里的视频。那时候真的看起来特别小,而实际上跟现在比起来只是过了两年,不长不短的两年。许多人惊叹为何男孩子抽条的如此之快,我的目光却完全停留在他愈发清晰的棱角,深邃却清澈得如一汪清泉的桃花眼。


  哦,当然还有那个我一直想改变的身高差。


  直到公司特别为我策划的少年狗生日趴上他的每一句操心的叮嘱,想到什么说什么,思维跳跃性可大,还好我跟得上。当然还有那句努力长个,但是呢,千万不要超过我。


  源哥我心那么大,就让让他呗,接着那次采访里我的一句希望他比我长得高一点儿就脱口而出。


 


  王俊凯真的每年都在往颜值高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我偶尔会偷看他,除去不经意的扫过和每次刻意的一瞥,光明正大的盯上一会儿。发现他刘海长了几毫米,联想到粉丝在机场喊的“大哥该剪头发了!”,就掏出手机发短信给任姐姐汇报一声。发现他唇色好像比昨天瞎闹的时候淡了,就觉得是最近活动太累他没休息好犯低血糖,有点儿心疼,这个90后毕竟精力不如我和千猴儿。


  还好我有随身带糖的习惯。


  从兜里把糖掏出来的时候能明显看到他眉头皱了一下,不爱吃糖的低血糖患者真是太烦人了。但是我扯一扯他衣角,他一定会把糖接过去老老实实剥开吃掉。


  


  因为超忆症,我能记住王俊凯每一天穿了什么,毫不费力的就看出哪条是他最喜欢的裤子,哪件是他最愿意穿的外套。偶尔刷小号首页看到了源凯段子满意于自己的男友力,就想一想王俊凯前段时间穿过的衣服戴过的口罩,再从衣柜里翻翻找找出一件同款,跑通告与发糖两不误。


  


  也是因为超忆症,我多看看书,知道的东西就多一点,反正忘不掉,再加上本身就有一点感性,语文什么的也被老师表扬过,只是数学成绩总是被王俊凯敲脑袋说要再加油。至于王俊凯叫我背书那次?我是真不想背,但又想跟他撒撒娇,那时候,我们还没在一起呢。也就是这样的记忆力,私下里我经常挑王俊凯的刺,歌词一个字不对我都要说,是不是特意改的,凭源哥我的智商,当然看得出。


  


  两周年那一次我跟着他在心里唱阳光宅男,听到他唱“弹钢琴”的时候心里像蜂蜜被拉出好长好长的丝儿甜甜的,断不了。可是我选的歌,要怎么改呢,改了这个傻子也不一定听得出,想了半天才只是把“别人”改成了“你”。


  一点儿没错,我王源三年满满当当的记忆里,除了父母,真是王俊凯占的最多叻。


  我唱歌时终究还是没忍往他那儿偷瞟,副歌的部分我看到他,没有舞台灯光,坐在那儿却格外的显眼,还包括那个竖起来的大拇指和一个一点儿也不标准的wink。


  王俊凯做wink属于业余级,每每都要挤出猫纹和小虎牙。


  但我还是觉得小老虎模样的他怪可爱的。


  对,害我唱串词儿的罪魁祸首,也是他。


 


  综上所述,即使超忆症的患病率是0.01%,我还是觉得自己幸运的受益于此症。它让我变得很独特,不不,即使没有它我也很独特,我会唱歌,跳舞一直在进步,我的长相在大众审美中算中等偏高,我有陪伴着我的爸妈和粉丝,我有一个一拍即合的队友,我有王俊凯,全世界最独一无二的王俊凯。


  


  其实爱情这玩意儿谁都不懂,更别说我当时还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屁孩。


  夸张的修辞一下——像至尊宝无意拔出了紫霞仙子的紫青宝剑,诺一无意摇动夏天的亲吻铃铛,我与王俊凯的相遇也只是因为我一瞬的念头。但是我又不承认那是一见钟情,我刚见他的时候并没有觉得他多么好,特别是连《清明雨上》都要唱破音让我十分瞧不起。


  结果现在呢,我还不是连他恶搞“波澜”中的最后一句都听得津津有味。


  所以那算命中注定吧,我目前为止看过最矫情的四个字。


  


  我俩的确像兄弟,在各种各样的方面,默契一百分的共同话题,捧着手机看梗一起笑到肚子痛,边唱我的滑板鞋边模仿张全蛋,还有受伤时的互相安慰(大多时候只是打次球玩场游戏)。


  只能说我觉醒的比他早,也好像比他多一些些勇气——这勇气是特定用途的,并不是特别容易晕还要接受转圈挑战的勇气。天知道他上去的时候我的一颗心就跟他走台阶的步子一点点升高,扑通扑通的加快,视线是被嚼了一会儿的口香糖,啪嗒一下黏在他身上。


  我发现我们不仅仅有兄弟之间不过分的举措,还有那些恋人之间甜蜜的小动作(这是我从看的小说里为数不多的情节中对比过来的)。


  蜂蜜,每次我因为他漏一拍心跳,就溢出来一滴,我感觉我的心被蜂蜜浸在里面了。


  我不是那个酸酸的柠檬了。


  我也不能是王俊凯好兄弟。


 


  当然,在那段我确定喜欢他却还不是情侣的日子里,我不下二十次的觉得王俊凯可以改名为王木头,活生生的一个木头精!咦,不是说好了,建国以后动物不准成精吗。


  直到组合成立的第二年寒假,通告赶到疲,连跨年都不能和爸爸妈妈还有嘟嘟一起。但是我和他一起举着手跳着听偶像唱歌的时候,他唱那些情话样子的歌词竟然一直朝我看。


  那时候我想,我家木头是不是快要开窍了。


  当了一个寒假的空中飞人,总算回到家,也许是不想写作业的心情在作祟,一年没怎么生病的我突然生了一场病。至于严重程度?那天王俊凯晚上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听声音不对,就直接收拾行李入住了。


  


  他抢了我妈的活儿,坐在我床边不停地端水喂我,我眯着眼迷迷糊糊的看到一个透明玻璃杯晃过来就支起点身子凑过去抿一口,一杯喝完王俊凯就出去再倒满回来。


  生病的时候我好像更依赖他了,就倒水那会儿的空档我都觉得难受。


  这一次他出去倒水的时间似乎特别长,我把右边的枕头扯过来垫在后背坐了起来。开始想我们俩唱的那首《我的歌声里》,居然还打败了一个成人组合。


  W&W,我觉得这是个花纹,特别适合刻在光面戒指的内侧。


  我没事的时候的确总想他,每次想一点,百分之90%的发呆时间,想的都是王俊凯。


  不得不说阿姨们说的“回忆杀”的确催泪,我当时想着想着,抱怨着王俊凯还不回来就掉了几滴眼泪。


  然后他在我第二滴眼泪还没落到被子上的时候推门回来了,准确的说是用屁股把门撞开。一手端着水杯,一手端着一盘水果,一进门就看出了我的不对劲几大步走到床边。


  哦,看来我家木头是真的开窍了。


  他轻声细语地哄着我,问我是不是很难受,要不要去医院,在得到我坚决的摇头后就把我塞回了被子里,让我再眯着休息。


  “水有点烫,等凉一点的再喝。”


  


  王俊凯是个标准的处女座,之前都是每隔五分钟喂我一口水。这次我再迷迷糊糊地支起身子准备喝水的时候,没看到那个透明的玻璃杯。


  王俊凯一张脸凑了上来,我看得清他的睫毛又密又长,死死地盯着我,然后又凑近了一点——他的嘴唇就这么不偏不倚地贴到了我的唇上面。


  他亲我的时候是晚上的9:21分,我身体更烫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烧又高了些。


  “王俊凯..你..你啷个不怕被我传染叻..”9:23分的时候我愣是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他一下子笑开,虎牙明晃晃的露在我面前,卧室里暖黄的灯光好像被他弄亮了几分。他把手伸过来,顺时针的揉着我的脑袋,揉着揉着就把我揽进了怀里。


  被他抱着我感觉体温降了回来,王俊凯,才是比所有药都管用的王源私人治疗吧。


  之后我们又交换了一个认真的吻,他用行动表明凯哥身体好不可能被你传染,他的小虎牙一点一点蹭着我的唇,舌头像小猫一样舔着我。


  我那时候才知道,和喜欢的人接吻,心跳的速度可以加到那么快。


  “王源儿,以后生病了,都我来照顾你。”


 


  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并没什么太明显的表现。发糖的频率都是看心情,以及当时有没有特别想尝试的鬼点子。比如愚人节那一次手机掉水里,再比如说同一个小时内一人发一条微博,至于主页君的录像,那只是我们的日常。


  在一起得太理所当然,我有时候都怀疑是不是该给他多一点困难。


  真正的王子不应该是披荆斩棘,在泥泞的道路上策马奔驰,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抱得小天使归吗?


  


  最近我在思考一个问题,爱到底需不需要被人知晓并认同?


  现实上来说,我们俩的情侣身份并不可能现在公布,但是我不害怕,我预感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的记忆库里还有大片的内存记录。但我也偶尔会羡慕公开微博秀恩爱的明星CP,有时候跟王俊凯说,一瘪嘴他就知道我心里不舒服,搂着我说我们也发微博。


  发的内容暗戳戳的,还好我们家的阿姨都是实力派FBI。


  所以说,爱需要知晓认同吗?如果不需要,情侣为什么要秀恩爱呢?为什么结婚的时候要办典礼邀请一帮亲朋好友庆祝?相爱不应该只是两个人的事吗?


  应该是需要的吧,只不过跟王俊凯的重要性比起来差一个太阳到地球的距离。


  我抱着这样的想法,开始慢慢不刻意发糖。结果刷小号却看到一群暴动的人,其实交换戴的口罩只是起床出门顺手拿错,帽子是他嫌我头发乱直接扣在了我头上,自己又去抢小马哥的帽子。


  


  今年中秋节,央视第二次直播的中秋晚会,我没去年那么紧张,王俊凯却早已习惯性的要在上台前捏捏我的手,再从上到下检查一遍衣服耳麦鞋带都有没有准备到位。


  我看着他低下去的头,没忍住就把手轻轻放了上去,又怕弄坏了他的发型。他抬起头,一脸宠溺地对我笑。


  “我宝宝这个发型真可爱。”


   我的脸烧起来一大片。


  


  好不容易写完了这么多,其实这里面的事不到我记忆中的百分之一。每年中秋都要跑通告,我有点小不甘,但是我还是希望每年你们都至少有两个台等着换。组合的梦想,一个个的十年嘛。现在呢,王俊凯在旁边喊我喝牛奶洗澡睡觉了,我就在这还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的节日里祝大家中秋快乐了。


  愿你们能和心里的人团圆。





评论(16)
热度(388)

© 茶味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